追蹤
兒童文化研究社
關於部落格
因為我們曾經都是小孩,因為我們現在心裡都還住著小孩…
  • 5144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樂生活--耕作心中一方夢土(上)

田間管理員-1.jpg

【田間管理員--賴青松】

   認識他們夫妻倆已經十多年,環工系和歷史系畢業的兩人從事過許多他人眼中「理想性」的工作,假日學校[註1] 教師、生態中心研究員、主婦聯盟經理、開放教育學校[註2] 教師、翻譯工作者…,還有農人。所以當六、七年前青松第一次帶著布袋裝的「青松米」來送我時,我覺得有點驚奇,卻一點也不驚訝,這就像青松和美虹會做的事。比較驚訝的反而是三年前他取得日本的環境法碩士學位後,又回到了宜蘭種田;我問青松為何不再繼續攻讀博士?他說他考慮過,但是心中最想做的是仍舊是種田,即使是取得了博士學位,他還是想回來種田,因此美虹鼓勵他還是趁年輕回來,於是榖東俱樂部成型,他心中的夢土也成為許多榖東們與土地的連結。

 [註1]由陳清枝老師所創辦,位於宜蘭縣三星鄉,定位上較接近森林小學的系統。目前並無營運的資料。

 [註2]這裡所指的是華德福學校,由張純淑女士所創辦,位於宜蘭縣冬山鄉。主張幼兒教育應回歸自然,探索人與人、人與自然間的平衡法則,學習從生命的本質來看待小孩。華德福學校網址:http://www.waldorf.ilc.edu.tw/

田間拔回來的稗草-1.jpg

 

 

 

 

 

【美虹拿著比稻子還高的稗子】

  位於員山深溝仔附近的田地,是今年第一次承租的耕地,過去兩、三年青松耕作的地點都是在冬山鄉。深溝仔附近的田雖然位置分布的有點鬆散,但距離他們居住的地方很近,騎著鐵馬就可以巡視田地,也是適合水稻生長的好地方。言談之間,青松對田間的大小事總是流露著在一般人身上所看不見的熱情,他花了許多年的時間,從完全的生手到逐漸克服每個農人所需面對的難關,他說到自己是一個生性極度焦慮與急躁的人,如果可以,他希望可以一天之內把一輩子想做的事都一起做完,但他也開玩笑的說:活該的是老天爺讓他這輩子想從事的志業就是種田,種田這件事又偏偏需要「等待」。等待春天將種子播下,等待夏日稻穗的生長,等待秋天收割的時機,等待下一個春天再把種子播下,春、夏、秋、冬,什麼時節該做什麼事,完全急不得的,所以這是老天給他的課題,讓他在生命中認真的學習等待,而他也在種田的這件事上,漸漸獲得安定的力量。

 朦朧山景下的田園【朦朧山景下的田園

 

 

 

 

 

   另外一股安定的力量則是來自於美虹,在青松的說法當中,美虹是一個比他自己更有生命厚度的人,因此他決定安定在她的生命之中,不再比較或抗爭,他信任這股力量,生命因此水到渠成。而在美虹的認知當中,她反而覺得自己的生命厚度是被激發出來的,她認為當青松壓抑著心中的渴望沒去種田時,他會把那些壓抑的情緒轉嫁到她身上,這讓她覺得每個人都應該對自己好,當把自己的身心都照顧周全了,才有資格談到照顧別人,因此她在認知到青松內心的渴望就是種田時,毫不考慮的鼓勵他、支持他,當青松面對許多抉擇或瓶頸時,她在身邊協助他釐清一切,對於他們的孩子,她也採取完全相同的肯定態度。因為美虹曾經在華德福學校工作過,所以當她們從日本回台,決定將大女兒送進一般的小學學習時,學校的同事對於他們的決定曾經提出過疑問,但是美虹卻認為她自己可以不相信學校的教育體制,但她相信自己的孩子,因為孩子一直在跟在她身邊,她了解他們,所以信任他們。她對她們的教育與信任從一件小事就可以發現:美虹很早就讓兒女在廚房幫忙,練習使用菜刀切菜,雖然這樣的事讓美虹受到許多長輩責怪,但是兩個孩子反而從不曾將菜刀或廚房,當作好玩的玩具或遊戲場看待,因為他們了解那是製作食物的地方。
閱讀中的大女兒-1.jpg
【正在閱讀中的大女兒
  對於受過高等教育的兩人而言,在鄉村田野間把孩子教育長大是再自然不過的事了。十歲的大女兒喜愛閱讀,她沒有參加任何的課後輔導但是仍舊名列前茅,美虹並未對於孩子的好成績大肆鼓勵,因為她覺得這種大人的虛榮心,很容易破壞孩子單純的學習。曾經跟著爸爸到日本留學,在日本讀過保育園的女兒,在回台灣時只會說台語和日語,沒上過一天ㄅ、ㄆ、ㄇ注音符號的她,剛進小學時每天的學習必須使用日文的五十音來拼音,必要時還需要靠媽媽把日文翻譯成中文,讓老師可以了解;甚至到現在為止青松或美虹都不曾檢查過她的作業是否有完成或有無錯誤,因為美虹認為這是孩子自己的功課,她必須自己負責。五歲的小兒子十分活潑可愛,他沒有進幼稚園,卻有著比一般同年紀小孩更多的生活知識,他帶著我們去看媽媽養的雞、鴨和火雞,看水圳裡的小魚、菜圃邊緣的草莓、香蜂草,告訴我們香蜂草可以泡茶,經過鄰人的田地時,他會自信的告訴我們那只是絲瓜,沒什麼!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